黄频无限破解版无限看

看元墨脸色变,江小芽乍然不明,直到那淡淡的血腥味飘入鼻翼,再看他站着不动,眉头动了动,顺着往下看去。

一只张开的夹子,一只稳稳插入的大脚。

江小芽看到眉头挑了挑。躲过了长箭,却没躲过夹子。这是祸来躲不过,还是老天看他总是想弄死她,也没饶了他。

看江小芽站着不动,元墨嘴巴抿了抿。

“公子,这个奴婢弄不动,要不奴婢去给你叫人去?”

这话,落在元墨耳里,就是准备弃主逃跑的意思。这反应还真是贴心。

元墨不语,弯腰,手抚上夹子,用力。

夹子渐开,一只小手落在他手上,随着用力。

元墨眼帘动了动,什么都没说。

江小芽:“哪家下的夹子呀!快来呀,你家夹子夹到猎物了,还是个又好看又好卖的,快来收取呀!”

话落,嘎!

夹子开。

纹身少女狂野不羁

比起喊加油,喊这个好像更有用,元墨一个不愉力气更大了,夹带之前的火气都发泄在掰夹子上了。

江小芽每次一开嗓总是能凑效,只是每次都是朝着惹怒他的方向在走。如此,请恕元墨欣赏不来,也适应不了。只是这个时候没心情跟她计较,因为他这会儿感觉很不好。

脚出来,元墨在地上坐下,江小芽拿起他的衣摆递到他手上,元墨明了,轻吐一口气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手用力,撕拉一声,撕下一块塞到她手里。

江小芽蹲在他身边掀开他裤脚,看到伤口,还有那点点血红,伸手刚欲包扎

“我感觉腿有些麻。”

江小芽听言,包扎的动作顿了顿,随着低头靠近,只看伤口看不出什么。

夹子上也看不出异样,上面味道除了点点血腥味儿,也闻不出什么异样。

江小芽伸出手指在元墨腿划了划,“什么感觉?”

什么感觉?被非礼的感觉。

元墨嘴角垂下,屏退任何让他冒火的杂念,没什么表情道,“麻!”

江小芽听言,淡淡道,“夹子上可能被下药了。”

不咸不淡的陈述事实,关心担忧一点不见。

元墨垂眸没说话。

“我现在给你挤一下,如果能排出来自然最好。如果不能,再说!”江小芽说着,用刚撕下来的那快布绑住元墨脚踝,暂阻断血液流通,而后挽起袖子用力开挤压。

她目的应该是为了给他清毒。不过,那力道,确实是在往死里挤。元墨此时有种不被她当人对待的感觉。

“现在什么感觉?”

“刚才是麻,现在很麻。”

“看来没用。”

没用吗?为何元墨却感觉自己刚刚被用刑了呢?

元墨那混乱的杂念,江小芽不知晓,只是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,手指落于他脉搏间,不管元墨如何理解,没去说明,也未曾解释。

而元墨不知道是没力气了,还是已经麻木了。对于江小芽的举动,什么都没说。

少时,江小芽将手放下,眉头微皱。仰头看看天色,太阳落山,夜幕即将降临。本来天黑下来对他们来说是好事,天黑了才好躲避,天黑了才好躲开那些人的追击。可现在,恐怕不行了。除非不管元墨身体是否受到损害,那样倒是可以不计时间,随意躲着。

所以,可以不管他吗?

江小芽静静看着元墨。

元墨靠在树上,脸上表情不明。

两人一时无言,各个有所思。良久,江小芽伸手拿起地上的布条重新绑在元墨脚踝上,“靠在这里不要乱动,好好数数,数到一百,将脚脖上的布松开,然后数到10再重新绑上。”说着,起身,“我现在到路边看看,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找个人过来将你弄出去。”说完,快步离开。不管元墨是否是会按照她的话去做,也不管他是否相信她说的。未多解释什么,也没去保证什么。

信任这东西,只有时间能证明,而保证无用。

元墨静静看着江小芽的背影,不动不言,直到她走远背影都看不见,几个黑衣人忽然闪身出现眼前,“主子,您怎么样?”

“无碍!”元墨随应一声,伸手解开腿上的布条,点下穴位,而后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放入口中。

“主子,属下带您离开。”暗卫开口上前。

元墨却是未动,只是开口问,“都清理干净了吗?”

“是,都已清理干净,也已按主子的安排做好了部署。”

元墨点头,“裴戎那边呢?”

“裴世子还在城门外,刘凛率兵在不断喊话,只要敢萧仲出来接旨,大军绝对不会迈进一步,更不会伤害一个百姓。从早到晚已经喊了一天,而萧仲还未现身。只有萧易在不断回应,说萧仲病情严重,一时无力下榻,恭迎裴世子入萧家宣旨!”

简单的说,言语对持还在持续。毕竟,这一步不好迈出。

萧仲敢迈出,必死。

而裴戎若进去,率大军,百姓是阻碍。若只身进去,太危险。

进退之间,就看谁先动。而结果,不用想,萧仲是绝对不会出来的。而裴戎

耐性!

那是裴戎身上最没有的东西。谁敢跟他比耐性,他就先咬死你。所以

元墨手指动了动,静默少时开口,“萧城那边有消息即刻来报,另外一边让元通守好,我随后就到。”

暗卫听了,不由皱眉,“主子,您现在不随属下一并离开吗?”

“我稍后。”说完,抬手,示意他们离开。

暗卫看此,嘴巴动了动,最终没敢说什么,习惯性的服从离开。

暗卫离开,元墨靠在大树上,眉头皱起,他留在这里意义在哪里?是想最后确定江小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奴婢吗?

在这种时候,探究这些好像毫无用处。就算她是个有心的奴婢又如何?有心,不代表她会让他感到顺心。所以,实在不该在这里等。

心里如此想,但却坐着没动。

男人心如海深,深到有时候连自己都理解不了自己。

另一边,元通听完暗卫的禀报,脸色变来变去,各种猜测随之而来,主子不会是因为之前被江小芽又亲又咬的,给弄糊涂了吧?此时,还跟一个奴婢较什么劲呀!

元通不明白元墨心思,而萧家大小姐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天地都不一样了。

萧家

前一天,还是高床暖枕,自由自在。今天忽然就兵临城下,要打仗了。

萧家,萧城的特殊,萧凝儿多少是知道的。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覆灭呀!

皇上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要覆灭了萧家。如果萧家没了,那她该怎么办?由萧家大小姐一夕之间变亡命之徒,或狱中罪人?!这太可怕了,只要想到就不寒而栗。

“桂香,大少爷回来吗?”

“回小姐,没有。”桂香说着,看着萧凝惶惶不安的脸色容,开口安慰道,“小姐,您别太担心了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这话是安慰萧凝,同时也是安慰自己。只是可惜,完没用。这话一点儿也不能让萧凝安心。

见不到萧仲,也见不到萧易,就留女眷在府里死等,萧凝坐立难安,忍不住胡思乱想。甚至想,真正到了危机关头,她的父亲和哥哥还会管她们吗?会不会直接舍弃萧城,抛弃她们直接逃离?

如果是这样,那她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。想着,萧凝腾的站起,把退往外跑去。

“小姐,你要去哪里?小姐,老爷和大少爷说了,您不能乱跑呀!”桂香在后面追着,喊着。心里一片焦灼!

都这个时候了小姐是要去哪里呀?不会是不会是去找元墨吧?

如果她这个时候还能想起元墨。那,就真的成了一见真情了。可惜,不是。

城外,裴戎喝一口酒,看一眼刘凛问,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“回世子爷,马上就子时了。”

裴戎听了,放下酒杯,抬脚从马车上走下来,整理一下衣服,往往城楼,对着刘凛伸出手。

看着裴戎伸过来的手,刘凛不由开口,“世子,要不再等等?”

裴戎斜睨他一眼,认真道,“等等萧仲会打开城门出来吗?”

刘凛不说话了,默默把剑递了过去,只道,“世子,您在这里等着,属下带人去攻破城门。”

裴戎靠在马车上摆摆手,“去吧,攻不破不用回来。”

刘凛笑了笑,想听世子一句好听话,很难。

刘凛吩咐下去,兵士坐好准备,朝着城门进攻!

夜半时分,战鼓陡然敲响。萧仲听到,嘴角沉了沉,传闻果然不虚,这位裴世子的耐性确实够差。

差吗?不,对于裴戎来说,对萧仲他耐性已是足够了。想弄死他太久了,现在机会来了,如何还能再忍耐!

战鼓敲响,这一夜注定不会安稳。

刀光剑影,万箭齐发之中,裴戎骑在马上,看刘凛率兵拼力攻城,静静看着,静静等着,直到

在看到萧仲身影出现在城楼上的刹那,裴戎眼眸陡然沉下,一片暗黑,戾气骤盛,随即提气,飞身而起!

看裴戎突然动了,刘凛心头一跳,暗道一句不好,赶紧追上。

战事爆发,瞬时既进入白热化,硝烟四起。

山林之中,元墨依旧坐在原地,遥望着萧城,看着那几乎把半边天都照亮的火光,眸色沉沉浮浮,一场期待已久的厮杀终于开始了,为这一战,他已等了十年之久。而现在元墨抬头望望天空,他等江小芽好像也等了许久了。

这时长,去找人来的人,怕是也随着一去不复返了。

嗯,对着一个不时就会想弄死她,会说弄死她的主子,她趁机离开,好像也不意外,甚至可以理解。只是,理解不代表会饶恕!

江小芽今日这一走,数罪并罚,难逃一死。

所以,找丫头还是要找规矩些的,太过刁钻的丫头,让你好奇了,稀罕了,却也受气了,吃亏了。而最后结果,却也没脱离人趋吉避祸的本能,该离开的时候,照样毫不犹豫的走了。

这结果,可说是意料之中,不算意外。而江小芽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。

结论下,元墨动了动腿,站起,转身,抬脚,迈出的脚步忽而顿住,看着不远处,眼神微缩

一张带着汗沾着土的脸。

一身残破凌乱的衣服。

一头乱糟糟的头发。

还有身上那血红点点!

离开时整洁刁滑的丫头,此时狼狈脏乱的像个乞丐。

“我不是说不让你乱动,为什么不听话?”完质问的口吻,没规矩,没分寸。

元墨听到,此时却是忘了计较,只是问道,“江小芽,你为什么会回来?”

他都已经决定不再留着她了!她为什么偏偏还要回来?

金口玉言,落地砸坑,果断,果决!身为主子该是如此,元墨过去也一直都是这样。他最厌恶朝令夕改,也最不喜欢把绝对当屁。可现在江小芽偏在他已经做了决定时回来,她是故意的吗?

江小芽听了,看他一眼,没多大表情道,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?去找人,找到可以带你出去的人就王回来,你忘了?”

没忘!他只是没相信。

江小芽知元墨怎么想的,不咸不淡道,“重要关头,我不说瞎话,我说过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。就像之前被霍永富追杀时,我说想扒光你,这句,也不是假话!”

一句话,足以让元墨咬牙,什么复杂的心情都消散了。

“你傻愣在那里做什么,还不过来背他。”对着不远处的高壮男人,江小芽喊道。

男人听到,嘴巴抿了抿,狠狠等她一眼,然后咬着牙认命的走到元墨跟前,半蹲下,“上来!”

江小芽拉着元墨的手扶在他肩上,“上去吧!让他把你背出这片山林,然后我们骑马去医馆。”

元墨没说话,由着人背着往外走去。

因为眼瞎,看不到江小芽现在的状况,所以没话可问。不过,不问心里也清楚,看江小芽现在的模样,还有这个男人那黑青憋气的脸色,就算是没看到,却也能想象得出,之前必然是经历一出羊吃狼的事。所以,当下这个男人才会这么听话。

三人走着,一言不发,直到走出去,男人将元墨放下,对着江小芽伸出手,粗声粗气道,“解药呢?”

“到了医馆自然会给你。”

男人听了咬牙,站着不动,一副你不给解药就别想我再动一下的表情。态度很坚决,可惜江小芽却是看都不看他,将元墨扶上马,自己随着爬上去,之后二话不说,直接挥动马鞭,“驾!”

一声喝,策马前行。

男人大骂一声,赶紧跟上。态度坚决有什么用,没人吃他这一壶。

元墨骑在马上,看着怀里小小的丫头,看着她外露的手腕上那让人难以忽视的大块淤青,还有手背上和外露肌肤上的划伤

“萧城出事了,当下进不去。所以,我们就近找了一个医馆。”

元墨没吭声,而江小芽已经习惯了元墨对她爱答不理,也没再多说什么,忍着身体的不适,漠然前行。

这一身的伤痕累累,元墨静静看了好一会儿,默默撇开视线,当下心里在想什么,没人知道。只有元墨,清楚的记住了江小芽此时的模样,还有他此时此刻的那种心情。

到了医馆,江小芽没有失言,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递给男人,“后会无期。”

男人接过放入口中,瞪她一眼,转头看向元墨,“你这个丫头是不是在狼窝里训大的?小小年纪就这么狠辣?”

“知道她狠辣,你还敢当着她的面如此说话,不怕她再撕你一次吗?”元墨不咸不淡道。

男人听言,冷哼一声,“真是有什么的下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,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今天算我倒霉。”说完,憋着一肚子火气,骑马离开。

“真不会说话,明明是有什么样的主子,才养出了什么样的下人,哪里是下人带坏了主子。”江小芽废话一句,抬手开始拍门。

元墨听到她那句话,面无表情,她至今都未能立功成功的原因,有一部分都是因为她这张恼人的嘴。想到江小芽这张嘴,不由的想到了她亲他的事。瞬时,对于江小芽的牙尖嘴利,不愿再多想。

啪啪啪!

拍门,踢门,一番努力,里面的人终于有动静了。

看门打开一个缝,看一个脑袋伸出来,满脸的忐忑不安,“你,你们是谁?”

“大叔,我”江小芽说着,转头看元墨一眼,开口,“我和我哥赶路的时候不小心马车翻了,伤着了,还请大叔打开门给我们兄妹看看好不哈?”

一对狼狈的苦难兄妹,比有钱家公子夜晚不睡带着丫头乱窜,来的更加惹人同情吧!

门内的中年男子听了,看看灰头土脸,年幼弱小的江小芽,再看看脸色不佳,双眼无神的元墨,男人眉头皱了皱,一时没动。

“大叔,您放心,我们身上还有些个铜板,一定不会缺了您的诊费的。请大叔帮帮忙,给我们看一下吧!”江小芽仗着年纪顶着一张稚嫩的小脸,扮弱很天然。

中年男人听言,犹豫了一下,打开门,“进来吧!”

“谢谢大叔,谢谢大叔。”江小芽说着,牵着元墨走了进去。

中年男人往两边看了看,又望了望萧城方向,看到往昔平和巍峨的地方,此时烟火烟火缭绕,尘土飞扬,心往下沉飞,叹息一声,掩门进屋。自来争战,受苦受难的都是他们老百姓。只是,此时有谁会在意?

权利之争,在意也无用,所以只能看着。但其他的,该在意的还是必须在意的。

“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,我爹爹很就过来。”

“多谢姐姐。”

“不用,不用。”女子快步走出。

听脚步声渐远,江小芽转头对着元墨开口,“你刚才都听到了吧!”

“什么?”一时不明白她说什么。

“刚才的女儿声你没听到吗?”江小芽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随意道,“这家也有女儿,所以你记得安分些,不要乱开屏。若是这个时候不小心又招蜂引蝶,那”

安分些?乱开屏?招蜂引蝶?

这大不敬的字眼,这甚至可称的上警告式的语气这是丫头吗?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里祖宗。

元墨冷着脸,沉沉道,“那你要如何?为什么不说,嗯”

话没说完,身体陡然紧绷,腰间被狠掐了一下,吃痛不由闷哼一声!

这声音出,元墨嘴角下垂,脸色乍青乍黑。

江小芽不看他,拍拍屁股走了出去。

“姐姐,家里有水吗?能不能接口水喝?”

“行,你坐着,我给你倒。”

“谢谢漂亮姐姐。”

听着江小芽那甜腻的声音,元墨伸手摸摸自己被掐的地方,磨牙,“该死丫头。”气,气到没脾气。

隐匿在暗处看完程的暗卫,此时心里,江小芽是怎么护元墨的已经忘了,因为在他们看来,护着主子太正常,那是身为下人的本分。

所以,小芽是如何护元墨被忽略不计,他们现在只是看到小芽怎么欺负主子的。

都说奴大欺主。而这丫头才这么点,都已经敢对主子下手掐了。如此,他们等着,等着主子下令花样处死她。

“别担心,你哥哥没事,把这药喝了再好好修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“谢谢洪大叔,谢谢洪大叔。”江小芽鞠躬感谢,“我一会儿就把诊费给您送过去。”

洪成和蔼道,“不急,先把药喂你哥哥喝了吧!”

“好。”

洪成走出去,江小芽惦着脚尖,把药递到元墨嘴边,“别吸气,一口闷了。”

她以为是山珍海味呢?还一口闷。

“你出去,我一会儿自己喝。”

江小芽听了,直接把药放下。很累,黄频无限破解版无限看累的没精力哄他,随他爱喝不喝。

“把脚抬起来。”

元墨没动,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。

看元墨又把她的话当屁,江小芽直接上手,搬起他的腿,伸手将鞋子给他脱掉,在元墨冷凉的眼神中,伸手从他鞋底抽出一张银票。

元墨:

他鞋子里什么时候放了银票?!

“你做什么?”元墨眼睛看不见,故作不知问。

“拿我的月钱给人家付诊费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元墨:

她竟然把月钱藏到他鞋子里?!怪不得元通罚她上交月钱的时候,怎么都找不到,原来在他身上!她可真是会藏呀!

元墨抚额,已无言以对。

还有,她的月钱至多也是几个铜板吗?她哪里来的银票?!

元墨忽然有些挫败,人在眼皮底下紧盯着,竟然都没挡住她作幺。

“京城来的大军已把萧城城门攻破,两军对垒,伤亡惨重,老百姓也伤亡了不少。不过,我看京城大军并没有要屠杀老百姓的意思,只要他们不阻挡在大军前就不会有事。那些在家里老老实实待着的,都是好好的。所以”苍老的声音顿了顿,低声道,“所以,之前听说的,所谓屠城一言,怕是有假。”

洪成听了,看着眼前师伯,低声道,“萧大人呢?出来了吗?”

“不清楚!京城来人一直在呼喊,说:他们此行目的是见萧仲,不是为引发战争,更不为屠城残杀老百姓。还说说萧大人手中并无虎符令,却仍控三军,实为大逆不道。而这一点皇上早就知晓,只是萧仲以萧城百姓性命为要挟,胁迫皇上不敢动他,皇上为维护百姓安宁,才一直隐忍不发。但,萧仲却越发过分,竟萌生谋反之心,所以”

洪成听了,沉默。

京城来人的话,几分是真,几分是假,一时分辨不出。不过,萧城一直避而不出,对圣旨拒而不接,这就有很大问题了。

“不管如何,只要皇上没有屠杀老百姓之心就好。那样,我们或许还有一条活路。”

洪成点头,他们所求的也只有这个。

惶恐不安,血腥蔓延,厮杀不断!

这一个夜晚,太多人睡不着。而这其中不包括江小芽,她睡的很沉。累到极致,哪里管得了外面的腥风血雨。

看夜幕渐渐褪去,天朦胧亮起。看一眼小榻上沉睡的小人,一人起身,无声走到江小芽身边,静站少时,长袖划过,手指微动,瞬时江小芽陷入昏睡之中。

人影掠过,无声无息,昏睡的人一无所知。

萧城

一片血气,残尸残肢,尸横遍地,触目惊心,这就是一夜厮杀的结果。

裴戎站在萧家大门,看着被一众侍卫护在中间的萧易,冷嗤,“乱臣贼子,明知难逃一死,却还要拉着这么多人陪葬。你们萧家果然如传闻一样,非同一般的假仁假义。”

萧易身上染血,面色冷硬,“少废话,有本事你杀了我。”

“本世子当然有本事,也一定会杀了你。不然,我来这里做什么?走亲戚吗?”裴戎说着,看着萧易身后的兵士,冷笑一声,从怀里拿出两道虎符,盯着他们,沉沉道,“虎符令在此,敢问谁是你们的主子?你们到底又是谁的兵?一群连主子都分不清的东西。”

看着裴戎手里的虎符,萧易脸色瞬变,虎符!萧家的虎符怎么在他手里?!

一众将士神色不定。

“世子,萧府都找遍了,没发现萧仲的身影。”刘凛疾步走来,微微喘息着禀报。

闻言,裴戎眉头皱起,抬眸看向萧易,“萧大少爷,你的父亲大人这是抛下你们先逃了吗?呵呵,还真是父子情深呀!”

萧易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心潮翻涌,却是不言,耳边回荡起萧仲说过的一句话

“易儿,你记住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萧家必须有一人活着,那样有朝一日才能东山再起,才能有仇报仇。”

想到萧仲这句话,想到他说话时,那复杂的表情,萧易心里苦涩,寒凉,此时无话可说。

萧易本以为,萧仲这话是欲倾力保他这个儿子,现在看来,他真的是想多了。他的父亲,只想保他自己。

心寒,气怒!只是事情到这个地步,早已没有可回头的余地。既然终归难逃一死。那么,临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“裴世子,有种就放马过来,别跟个娘们一样在这里叽叽哇哇的。”萧易抬手亮剑,飞身而起,一脸杀气,朝着裴戎刺去。

“你既然这么想死,那本世子就成你。”对着早就该死的人,裴戎自然不会手下留情,出手既攻要害。

杀意漫天,剑气如虹,寒光四溢,所到之处似能将风斩断,暴戾,血腥!

裴戎武功不俗,萧易亦是当仁不让,反转回旋,你来我往,均毫不留情!

看着萧易再次刺来的长剑,裴戎灵活避开,攻守并进,双方势均力敌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就在裴戎神贯注对持萧易时,后背陡然升起一股戾气,眉心一跳,本能感觉到危险!

“世子,小心!”

伴随着刘凛紧绷的喝声,裴戎转头,看一只长箭,带着绝对的力道,划破长空向他飞来,直击要害。

看到裴戎眸色一沉,后有长箭,前有萧易,进退之间,伤亡一瞬间。

难道今天小命要交代到这里了吗?若是,如果他死,也一定带着萧易一起。

一念入脑,裴戎无视背后冷箭,手持长剑只是攻不守,朝着萧易心口刺去。

“啊”

“世子”

一声凄厉惨叫,伴着刘凛紧绷的呼声,余下兵士,呼吸一窒,眼看着长箭犹如流星一般,朝着裴戎而去,命损一瞬之间

嘶!

一声长鸣,利箭骤现,带着不可阻挡的强势,从裴戎对面飞逝而来,从他耳际划过,击中那几乎就要落在裴戎身上的利器!

长箭碰撞,致命一箭生生从中间被劈开,瞬时变得不堪一击,破损,无力掉落。

裴戎却是看也不看掉落在脚边的利器,只是直直的看着那站在阁楼之上的人,几不可闻的吐出两个字,“死鬼!”

题外话

首定,评论,都朝我砸来吧,我已经摆好了姿势,也拿好了碗儿!